海龟湾吸收海龟万里归巢


龟池内养的海龟

在大亚湾与红海湾交界处的惠州市惠东稔平半岛顶部的口岸镇,有一个半月形的海湾,长不过1000米,却成了亚洲大陆架仅有的海龟产卵地,它有什么吸收着海龟万里归巢的奥秘?

环境条件适宜海龟登陆产卵繁殖

从惠东县口岸镇政府前一条小路翻过大星山,即见一片安静的海湾卧在大亚湾与红海湾的浪涛中:东、北、西三面环山,环境安静,一片长约1000米、宽约70米的沙岸,沙岸坡度小,更由于沿岸淡水注入,生物饵料丰盛,这类环境条件非常适宜海龟登陆产卵繁殖。这里为亚热带典型的外海性海域,年平均降水量1402~2085毫米,常年海水盐度在30%以上,夏秋两季水温22℃~28℃,沙质海底,水质透明,风浪不大。沙岸植被比较简单,除了沙岸前沿的厚藤和单叶蔓荆外,还有以木麻黄为主的乔木林。这里历史上一直是海龟产卵的传统场所,故称海龟湾。1986年经广东省政府同意建立省级自然庇护区,1992年升格为国家级自然庇护区,1993年被中国人与生物圈委员会接纳为生物圈庇护网络成员,为我国大陆也是亚洲大陆架仅有的海龟自然庇护区。

这个海湾次要吸收、庇护绿海龟。世界上现存海龟共7种,在中国海域栖身的就有绿海龟、玳瑁、螺龟、太平洋丽龟和棱皮龟5种,种群数量以绿海龟至多,其余4种已很稀疏。南海海域拥有我国90%以上的海龟资源。绿海龟在山东以南各省沿海均有分布,但产卵场次要集中在南海的局部岛屿和大陆的这个海龟湾。每一年6月至9月,海龟湾便有成群的绿海龟洄游来此,上岸产卵,每当夜深人静,雌龟便慢慢爬上沙岸,在不被水淹的热潮线以上,找到合适地点,挖出一个宽大的坑,开始产卵。每次产卵50~200多枚,龟卵在暖和潮湿的沙岸里自然孵化,经过49~60天,幼海龟便会破壳钻出沙来,爬入大海。

由于历年来大量捕捉和滥杀,掠取龟卵和报酬破坏产卵环境,招致海龟登陆逐年锐减,现已成为珍稀濒危海洋植物,整个南海目前估量惟独4000只。海龟有洄游习性,一旦选定产卵的海滩,以后都邑到这里产卵。在整个亚洲大陆架,自从上世纪80年代以后,海龟在各个产卵地逐渐绝迹,唯独中国惠东海龟湾每一年仍然有海龟回来离去离去产卵。但上岸产卵的海龟数量也急剧减少,平均每一年惟独50只摆布,最少的一年只来了4只,而在这以前,每一年都有百只以上。

放生一只龟 认植一棵树

由于海龟在中国沿海一直有灵龟之称,人们以为海龟有灵性、通人性,因而,渔民们误捕到海龟后都邑举办仪式举行放生。有很多
人在参观海龟湾后要求亲自放生海龟,从2000年起,海龟湾庇护区应旅客要求开辟了这一慈善内容,每一年都有二三百只海龟被热情人士放生。后来庇护区管理局经上级同意专门制定“放生一只龟,认植一棵树”献爱心运动标准,热情人士只要捐献一分爱心,就能够获准亲自将海龟放归大海;或亲手在海龟家园植上并标名一棵树,留下一份美好的回想

庇护区由原4平方公里扩大到18平方公里

如今的海龟自然庇护区里的龟池内养着很多
野生孵化海龟,将龟苗养到手掌大后再放归大海。旅客到海龟湾看到的都是养着的海龟,最大的有桌子般大,两团体都难以抬动。

海龟庇护区经过近年的全面建设,由原4平方公里扩大到18平方公里,重新举行功效区划,合理分辩核心区、缓冲区、实验区,将这里建为集庇护、科研、环保、生态教诲于一体的多功效庇护区。2016年,惠东海龟湾取得广东最美十大湿地公园称号,还举办了首次海龟认养权拍卖。

为了彻底理解海龟的洄游环境,搞清海龟的保存秘密,2001年广东省开展了海龟卫星追踪研究工作,从惠东海龟湾自然庇护区选择了三只海龟装上定位器放生。如今,大洋里有很多
海龟身上装了定位器,并戴上标志牌。卫星旌旗灯号发射器类似一个长方体的铁盒子,外表呈绿色,重量惟独0.45公斤,能测量位置和运动水深。因为海龟要潜在水下运动,因而这个旌旗灯号发射器都是密封不透水的,但在上面安装了一个盐水开关器,一旦接触到海水,它的发射装置就自动关闭,系统中缀。而一旦浮出海面,盐水开关又会自动开启,发射旌旗灯号,相当灵敏。装在海龟身上的卫星旌旗灯号发射器能够随时报告位置,同时能够通过水压仪器理解水深,更高档的还能够把握水温等数据,再通过卫星传回数据,通过大量质料积累,科研人员就能准确把握海龟的生活习性了。

由于这类旌旗灯号发射器不克不及由外部供应能源,因而只好装备电池,若是发射器一直保持在水面上,便能够延续80天不中缀地发射旌旗灯号,至于它持续光阴多久,则还要看海龟在水中潜游的光阴,估量发射器的电源大略能用半年摆布,一旦没电,海龟监测就会停止,也就是说这只海龟就算是失踪了。

2001年放生的“口岸一号”海龟在日本冲绳海域一不小心被日本渔民投放的定置网网住,幸亏被日本渔民实时发现救出,否则可能因为渔网缠身不克不及出水呼吸而死去。日本人捕到这只海龟后看到上面有仪器,摘去了卫星定位器,贴上日本编码后又放回来离去离去了,原来的设备留在了冲绳海洋水族馆。

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秦仲阳(署名除外)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cleankc.com